到处卖肖根脑洞的手癌老伯伯。平日里一本正经(信我),萌起肖根来没啥理智。应该是个根厨,但全剧组我都爱哒!

© Shiro老伯伯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 [文] 人们

作者:老伯伯

题材:AU(没有具体哪部剧的世界观,非要说的话,大概是真实的人类和机器之心结合吧)

关于配对:锤豆(并不,浓浓的队友情谊而已)/肖根(真的是一篇暗搓搓的肖根)

题材提醒:本来想写中长篇,设定锤子是第一只人工智能机器人,真正的独立的人工智能,,但你知道宅总的,他的道德观不允许他为了AI放弃世界,处于考量Finch必须消除她的记忆。时隔两个月,我突然惊觉被官方抢梗了反正想不出故事发展,于是直接改为了一篇逗比吐槽向的短篇。文中Shaw是第一批投入使用的机器警察,豆豆是人类拍档,宅总IFT幕后大手,伪装成维修部的人,里叔是他的机器人,卡姐是豆豆的同事。全文是用只有豆豆和大锤的对话,根妹…她在角色扮演,她真的出场了!纯粹是老伯伯的自娱自乐,请叫我豆厨,脑子又抽抽了,好多备注……

Clarkson餐厅[1]里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士,正在用一种并不太优雅的姿态吃着他的早午饭。而端正地坐在他对面的女士,没有点餐,一边把玩着玻璃杯,一边观察着人群,不着痕迹的飘向十一点钟方向。

“Shaw,你该尝尝这块松饼,蘸着焦糖味道棒极了。”说着男士又吃了一口色泽饱满的单面煎蛋:“这儿的煎蛋火候总是刚刚好,特别新鲜,说不定鸡蛋是刚刚下的,难怪等了这么久。”

“我很抱歉不能与你分享这些,Fusco警探。但我必须告诉你,作为合成人,我的身体构造是不需要进食的。就今世的科技发展,还没有办法让我拥有嗅觉,这是五感中最后一个无法被电子侦察技术所取代的。”被叫做Shaw的女士用一种平静又不带喘气的语气说完了这段话,并把嘴角往上扯了下。

“你的假笑怪渗人的…我在说这份套餐的味道,这跟嗅觉有什么关系?”男人疑惑之下,习惯性地放下刀叉,偏了偏头,眼睛半眯着。

“Lionel…说真的?你竟然不知道人在没有嗅觉的情况下,几乎尝不出味道的吗?难怪Carter说你在家根本对Lee的学习没有帮助,所以把晚上监视嫌疑人的活丢给你。”这位自称合成人的女士,眼里的鄙夷,让人无法将她与大街上的保洁人员那般的合成人联想为一类“东西”。当然除了她那令人赏心悦目的五官,即使穿着外套也能窥窃一二的姣好身材,会有人说,机器人的制造者们总在于黄金比例分割作斗争。

 “嘿!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作业不用我操心。再说了,不是丢给我,是丢给你。本来这种浪费时间又得有人干的活是交给你的,可是上头说了,你是非批量生产的试用机,有任何问题都要上报,我怕你出岔子,只好跟来了。”

“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感动,尽管我实在对你这份连香肠都煎的不怎么美观的午餐不感兴趣,你该试试那桌美丽的女士点的香蕉可可碎片煎饼。”

Fusco警探朝着Shaw眼神的方向看去,挑了挑眉说:“尽管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那份煎饼好吃的,但我可以确定,点那份煎饼的女士的确是全餐厅最美的。额…我是说除你之外,你们合成人真是制造者结晶,堂而皇之地一个比一个好看,我得承认,你的制造者对中东的五官研究很透彻,指不定修过几年美术啥的。但我不理解,他,或者她为什么不把你造的更高些?像那位美丽的女士一样。”

“我的身高适合打架,不是吗?高大的对手容易轻视我,身高也能让我更加轻易地攻击他们的下盘。”在Shaw露出了进餐厅一来第一个笑容时,服务生这才慢悠悠地给警探先生端上一杯咖啡,这家餐厅没有用合成人做服务生,所以谁都不会去怪他们东西上的慢。

还在和协助警员Shaw聊的Fusco警探没有发觉搭档瞟向咖啡的时候眼里的狡黠,于是按照习惯毫不手软的往咖啡里倒足了白砂糖。在他搅拌的同时,Shaw才愉悦的开口了:”我必须得提醒你,按奶泡上的焦糖判断,这杯并不是你点的拿铁。“

”什么?“闻声Fusco赶紧拿起陶瓷杯抿了一口:“WTF,这可比John那家伙的巧克力[2]还甜,你干嘛不早说!”对于熬了一天夜,虽然大半时间是Shaw在盯梢Fusco在打瞌睡,但Fusco仍然为在上午十点没能喝到一杯充满奶泡的拿铁而感到泄气,这她妈是杯焦糖玛奇朵!

“如果哪天你低头能看见你的脚尖,我也许能及时阻止你。”Shaw挑了挑眉,调笑着对他说。

“先是不让我喝咖啡,又拿我的肚子开玩笑,除了不进不出,就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儿了吧?”Fusco甚是无奈。

“理论上没有。”

“噫!我是说那档子事儿你也行?我听说你们的情绪都是靠那什么意识增殖,这功能也太鸡肋了点。”好奇杀死猫,我们的警探先生并没有注意到Shaw的右手很靠近餐桌上的备用刀叉,但愿刀子插过来的时候,我们的警探先生动作够快,能够少受些皮肉之苦。

“如果你有看过我的说明书,你会知道我的设计初衷是为了完全替代人类警员完成高危工作,你不觉得在充满了各类罪犯的声色场所做卧底是一项比你腆着肚子追嫌疑人更加危险的工作吗?”

“好吧好吧,Helena Bertinelli[3],不要再指责我的肚子了好吗?肚腩并没有罪,它可是我花了不少时间金钱养出来的!”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服务员一定是搞错了我们的咖啡,这杯拿铁是你的吗?”就在刚才还被两人提及到的美丽女士此时正一脸小心翼翼的端着咖啡杯,眼睛扫了两人一眼又在Shaw身上停顿了两秒之后就开始死命盯着桌子上的装饰花了。‘果然是个腼腆的人啊。’Shaw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她也不觉得腼腆影响了对方的美丽,只是缺少了什么,Shaw把这种念头归结于她果然不喜欢和太害羞的人交流。

紧接着Fusco警探立刻起身,“可以吗?”小心翼翼地从这位“闯入者”手上接过咖啡。“抱歉的是我才对,我刚才没注意,喝了你的玛奇朵。无论如何您这顿饭,一定要我来请客。”

“真有骑士精神,Fusco警探。”Shaw没有站起身,反倒一脸鄙夷的用在场者都听得到的音量说到。

“啊,啊……警探先生,真的不用了,希望没有打扰你的休息时间。”现在这位女士手中没了东西,她的右手只好玩起了左手手指。

“放心吧,我下班了,可不会给你铐上冷冰冰的手铐把你请到警局,要知道咖啡机上周就坏了,至今没修好。”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这位害羞的女士现在很想钻到地缝里去,一向会察言观色的警探先生马上拿出他的机智,开起了玩笑。不过Shaw似乎更偏向行动派:“请坐吧,小姐,能吃到吝啬鬼请的午饭,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Shaw爽快地将Fusco赶进靠窗的位置,按着这位含羞姑娘的肩膀让她坐在对面,自己坐到Fusco身边。

“Lionel Fusco,是否有幸知道这么美丽的女士的名字?”别怪Fusco笑的时候脸上褶子太多,他只是觉得能在用餐的时候面对两位秀色可餐的女士是间相当愉悦的事情。

“Ernestine Smoot,我必须得承认,我对您的拍档非常感兴趣,我是说作为IFT的一名研究员。”一改刚才的腼腆,Ernestine正两眼会放光般的扫描着Shaw。不尽让Fusco目瞪口呆,‘女人果然变脸如翻书,难怪Shaw一句话就请得动她和我共同用餐。’他心想。

“你好,服务员,请将这位小姐的用餐上到这里来,账单也是,以及再来一杯特浓焦糖玛奇朵,半塘。”又变成起初腼腆样子的Ernestine赶紧对服务生说:“脱脂奶,谢谢你。”转头给了Fusco一个笑容:“这比较健康,而且挺好喝的,你需要也来一杯吗?”'你点的甜品可不是那么健康了。' Fusco腹语了一句,但也还是要了一杯一样的,反正可以加糖,这次Shaw应该不能阻止他了吧。“当然,煎饼例外,我总是无法拒绝。”像是听到Fusco的腹语一般,Ernestine说到。

“其实…我两个月前才进入IFT公司做研究员的,我参与的项目也没其他人,就我一个人单干…我主要是研究合成人可扩展性功能的…当Ingram先生在去年宣布S43型合成人的程序通过了图灵测试之后,全世界都轰动了…但能够近距离接触最新的机型……我……我很抱歉,是不是吓到你了?”其实Fusco想说,“你双手紧握,探着头兴冲冲说个不停的时候挺可爱的,虽然我不太明白你说的那些东西,看样子得回去跟Lee一起查查资料了。” 

“Shaw,我的名字叫Sameen Shaw。”Fusco右看看平静的Shaw,又转向一点钟方向看着仍然一脸亢奋的Ernestine,心想:“这俩个人是在互相研究吗?Ernestine对Shaw感兴趣那挺正常的,Shaw我就实在不知道她怎么想了,不知道早前把Shaw送来的眼镜仔会不会再来,他说了有异常可以找他。”

“你好,我叫Ernestine Smoot,额……我好想刚刚说过了。”可能是为了她的笨拙感到羞愧,她底下了头,棕色的卷发垂下来稍稍地遮护了她眼睛。

“没关系,至少我们知道你的身高了。”一向爱观察的警探加入了对话。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事实上我有5’8[4]。”

“我替这个笨蛋向你道歉。”她当然知道,在你进店的时候,Shaw就扫描过Ernestine Smoot这个人了,除了心脏有无法辨认的杂音外,总体来说她还是挺健康的人,不像Fusco,甘油三酯高,还有脂肪肝,警局里每年的体能测试前不来个突击训练,都可能挂科。

“Miss.Smoot,你点的餐里并没有鸡蛋,我是说谁不爱煎蛋呢,无意冒犯,毕竟你不是圆滚滚的Fusco,你是否在控制蛋白质的摄入?”可怜的Fusco只能默默地在一旁摇头了,完全不知道这位“高冷”的搭档还会主动关心他人的健康。“是我的心脏,出生就那样,并不影响我的工作和爱好。所以作为警用机型,你所加载的医务护理模块似乎很全面?”

“以突发性急救为主,辅以各大科常见病判断及治疗。我的分析显示,你的小爱好并不成问题,只要你每周做到适量的运动,其他的注意事项我相信你也很清楚。”

“这多棒啊,在政府没有取消死刑之前,启用合成人来执行安乐死能够将原先的意外发生率减少至少70%,也不会有任何人违背希波克拉底誓言[5],这是一件仁慈的事情。”

“仰赖吾之制造者为证,鄙人敬谨直誓,愿以自身能力及判断力所及,遵守此约。” Ernestine 紧盯着Shaw的眼睛:“我知道你会的。”她们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好一阵子,当然对于不需要眨眼睛的Shaw来说,另一个人的败北是必然的。

“噫!你不和我一起守卫那根细细的蓝线[6]了吗?跑去做医生了?”倒不是Fusco故意跟她斗嘴,也许他也很好奇这个答案。幸运的,他也得到了一个认真的回答,毕竟合成人可以幽默但绝不能撒谎:“这并不需要宣誓,我的每一行代码,都在执行着正义。偷偷告诉你,我的制造者其实叫Bruce Wayne。”说着Shaw还俏皮地眨了眨眼,当然,对着Ernestine。“不得不说,Wayne先生还挺英俊。”她棕色瞳孔闪闪发亮,挺翘的鼻尖下露出了差点掩在笑容里的小兔牙。

接下来时间Fusco只能默默地在一边吃饭喝咖啡,Ernestine像个小粉丝一样追着Shaw问各式各样的问题。有些问题他能明白,跟着了解下自己的新拍档他很高兴,但有些问题听的他直想呼:“请说英语好吗!”于是在Fusco解决完餐盘里所有的食物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Shaw你该回警局充电了,而我,在过去的28小时内都没有睡过觉,能允许我把国家重要资产护送还回去之后,补个眠吗?” 

果然这句话引起了Ernestine极度的内疚,十分有诚意的道歉之后,她便先行离开了,匆匆忙忙的,连包都差点忘记拿。

“好了姑娘,我们也出发吧。”Shaw扔给他一个白眼说:“得了吧Fusco,警局就在对面,我自己能回去。”“我知道你奇怪我为什么会邀请她,事实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很熟悉,尽管理论上我不会忘记任何事情……好吧,请你联系下IFT公司,尽快派人检查下我的记忆储存是否有问题。”

“所以你是觉得她可疑?不会吧,有那个罪犯会蠢到到警局对面吃饭?自大狂吗?”如果电视台办个美国甜心的节目,Ernestine说不定能入选,但是自大狂的选拔?警探先生觉得消化系统在滞缓他的大脑功能,但这不影响他将拍档送到警局之后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天塌下来,能醒就行了。”

 


[1]纽约真的有这家餐厅,就在第八分局真实取景点的正对面。第八分局的取景点Tony Dapolito 娱乐中心。

[2]Reese,锐滋花生巧克力。

[3]DC的漫画人物,妹子脾气有点爆,擅长各类武器,是个潜伏高手。后面还出现了蝙蝠老爷的名字,就不备注了。

[4]Smoot斯穆特,是一个非标准的长度单位,命名与奥利弗·R·斯穆特,1斯穆特等于奥利弗·斯穆特的身高(5尺7寸,约1.70米)5尺8寸约1.73。

[5] 《希波克拉底誓言》是希波克拉底警诫人类的古希腊职业道德的圣典,是约2400年前中国孔子时代,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是从医人员入学第一课要学的重要内容,也是全社会所有职业人员言行自律的要求,而且要求正式宣誓,没有医护人员不知道希波克拉底这位历史名医名言的。

[6] thin blue line英文的习惯用语,指警察,其实就是再说:你不跟我一起做警察了吗?(为了豆豆的双关,老伯伯也是蛮拼的)


评论 ( 13 )
热度 ( 39 )
  1. 木石Shiro老伯伯 转载了此文字
    想了半天 还是这样最好 AI这种题材 真是怎么写都觉得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