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卖肖根脑洞的手癌老伯伯。平日里一本正经(信我),萌起肖根来没啥理智。应该是个根厨,但全剧组我都爱哒!

© Shiro老伯伯
Powered by LOFTER

Honey

一段发生在410-411间的故事,肖根日常:一言不合就开车(咳咳)。

前一集带着家当离家出走(误)的大锤,后一集开场就和根总握手言欢,当中没点事儿我是不相信的(非常抱歉当时411的刺激太大,导致我根本没心思发老福特卖脑洞,我现在补个文给大家)

好了不废话了,下面是正文:

纽约,一个不可辜负的城市。撒玛利亚人在展示力量的同时,也表明了目的。即使Shaw不知道两个上帝谈判的内容,但她也知道,那个始终站在上风的上帝要毁灭希望,要接管人类,要杀死每一个她所在乎的人。屈身在废弃的地铁站里,她只能望洋兴叹。需要有所行动,用她特有的方式,做她擅长的事情——消灭恐怖分子,消除混乱。

Shaw没有和任何人道别,包括那个女人,特别是那个女人。她在Bear楚楚可怜的注视下离开了地下铁。她会回来的,如同她向那只可爱的生物保证过的一样。

在避开监控的同时,躲避搜寻自己的德西玛特工并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别是没有后援的情况下。于是她选择了下水道。纽约的下水道四通八达,空间大到可以住人。只要你有地图,去哪儿都不成问题。

鞋子与地面接触,发出 “咯噔,咯噔”的响声,在空旷阴暗的管道中传播,无处不在的水滴声就像甩不开的德西玛,扰得Shaw皱起了眉毛,加快了脚步。

利用下水道行走,寻找没有监控的出口,尾随号码。Shaw是个天生的猎手,在晚霞即将消逝前她确定了这次的号码是个行凶者。号码准备前往一个尚未开张的餐厅,他带上了塑料薄膜、塑胶手套,当然还有氯仿。这时有人又翻了一个白眼说到:“看样子相当自信尸体不会被找到。”

下一个路口,号码会拐进阴影,Shaw计划在那边打晕那位纽约版的Dexter[1]。忽的刮起了一阵风,在昼夜交替时起的风总有种格外阴冷的感觉,号码立起了大衣的领子,转进了预计的地点。Shaw下意识地压低了帽檐,以防监控器发现,却在这一瞬间,她嗅到了异动。

“个人比较喜欢温和点的麻醉剂,比如水合氯醛,哦,有人已经领教过了。”Shaw急急地冲进阴影,却看见了那个女人——刚刚从一个邪恶的上帝手中脱身,如此欠抽地笑着对自己说这些戏谑的话。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你的上帝也知道你说服不了我。”特工语气坚定,眼神直直地看着Root。 

“下面的活交给NYPD就可以了,你如果饿的话慢慢地朝我这边走,你还在摄像头范围的边缘。”黑客这招很聪明,你不得不照着做,更何况她手里还摇着一块巧克力。

Shaw迈着一贯的步伐,快要到Root身旁时,狠狠地抢过她手中的食物,瞧也不瞧她一眼,就自顾自往前走了。“我们的小法医想要布置的那家餐厅本来是要后天开张的,可惜店主的妻子今天出门采购时遇上了高速多车追尾,她现在应该在医院里忙着照顾老婆。”

Shaw咬下一小块巧克力,口腔的温度环抱着它,将它融入自己,最后刺激大脑,产生一种化学物质,“如果纽约沦陷,我想不久后我最后的乐趣也会消散。”

 “我是个大姑娘了,我能照顾好自己。”高个微笑着转过身,不急不缓地跟上前者。

“我是指食物,那些丝毫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撒玛利亚人控制着的人们,能做出什么美食来?反正不能打动我的味蕾。”

“或许你应该尝尝我做的饭。”

“你?深表怀疑,即使Finch家的姑娘来帮你。”

“烹饪靠的可不只是技巧,爱是最好的香辛料。”

“再次表示怀疑,Finch出差时,Bear不肯吃我给它准备的充满爱意的早餐。”

“或许是你该试试别的,煎鸡蛋、煎肉肠、烤土司,再来些番茄?”Root无意识地朝上边瞥了一眼。

“噢,天呐!”巧克力被吃完了,可是Shaw周身仍散发着“饿”的信号。

“我一直想跟你吃顿这样的早餐呢,任何时候。”

“好,我给你次机会,如果搞砸了,你看着办。”

Root加大了步子,“跟上我。”闻声Shaw停下脚步,迅速侧过身,仿佛Root摇曳的走姿会将她的长发甩在自己脸上一样,站在原地她还开了个小差:那家伙是不是头发长长了。

不能说白色的围裙和Root不搭,问题也不在从Shaw那边征用的头绳上,最后只能怪罪烛火。那个神经病说员工被放了一周的假,开灯会引起注意。

“太阳蛋还是炒蛋?”

 “太阳蛋。”

“来点培根?”

“当然,煎久一点,但不要太久。”

流畅的对答,期间Shaw举着叉子干掉了几根香肠,示意厨师也尝一下,却在厨师探过身子准备咬时缩回了手,“没有,可能~”。Shaw高昂着下巴,笑的时候露出些许皓白的牙齿,Root冲着她宠溺地笑了。

“快给培根翻面。”Shaw忽地收起笑容。

“还没到时候。”Root却笑得更甚。

半个小时后,在食客忙于解决一份“早餐”时,厨师贴心地泡了一壶茶,“祁门红茶,解油腻。”

“上帝一定觉得你很好养,喝水就能饱。”席卷了最后一块煎蛋后,Shaw开始调侃起来Root。

“我想我已经大饱眼福了。”

Shaw吸气翻了一个白眼,“随便你。”

“所以,你接下来有什么任务?”Shaw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茶。

“我收到一个坐标,但我还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说谎,你知道。我在路上听说,铜牛那边肯定有事。”

“可以把蜂蜜递给我吗?”当Root甜甜地对你笑的时候,她一定有问题。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知道你留不住我。还有,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往红茶里加蜂蜜!”

“可是你已经吃了我做的食物,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下药呢。”

Shaw鼓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Root,“因为我用舌尖尝过。”声音受到食物的阻碍,闷闷地传了出来。

“真是学乖了呢,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要你跟我走呢,我只是来跟你做个交易。”

“我在听。”Shaw向后靠了靠,双手环胸,等待对方开口。

“现在人手紧缺,号码跳出来的速度简直比炉子里的爆米花蹦得还快,所以…我会让机器将一些号码直接分配给你,还有一些帮你摆脱小尾巴的小贴士。但你一定要留在阴影地图的范围里,OK?”Root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就这么简单?我还是觉得你会趁我不注意给我下药。”

“这方法太老套了,我个人比较喜欢做点别的事来拖住你。”Root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Shaw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

“既然你这么坚持红茶里不放能蜂蜜,那你介不介意我把它淋在另一个我喜欢的东西上?”Root的声音犹如海妖的歌声,蛊惑着对方,在水手没有意识到之前,就将那罐蜂蜜打翻了。在Shaw不解的眼神中,蜂蜜不徐不疾地向两人靠近。

“首先,我要想为全面净化那天的事情道歉。”

“没关系!我反正自己有手。”

“你是说这只?”Root抬起左手,Shaw钳住她的手也跟着抬了起来。

Root侧着头,任由一撮卷曲的刘海晃在睫毛上,伸出小舌轻舔防御者指甲盖上的蜂蜜,感觉到手的主人渐渐放松后,慢慢地移动舌头,沿着指骨缓缓挪动,在关节处稍加力道的吮吸。浓稠的蜂蜜需要多次清洁,Root将Shaw的整个大拇指含在了口中,时而轻舔指腹,时而绕着指尖打转。

Shaw迅速起身,伸手插入对方领口,抓住衣领向外一拧,往自己的方向一使力,将Root拉到自己面前,“是你先开火的。”Root没有站直,抬头时不着痕迹般咬了下自己的嘴唇,“Day 21。”

是的,今天是销毁马堡病毒后的第21天。Shaw扯下餐布翻过面又重新铺上桌子,所有的餐具叮呤当啷散落一地,唯独那小半罐蜂蜜被Root及时救了下来。

“贝贝熊小姐,你想要再来点蜂蜜吗?”Shaw将那只捣蛋的熊困在了桌子的边缘。

“哦~毛克利[2],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小个子抓着Root的衣领,顺势就把那块可怜的布料撕成了两半。一边推促着一边亲吻撕咬着对方的嘴唇,急促的呼吸声层层相叠。

Root的上半身特别消瘦,在蜡烛恍恍惚惚的照耀下,前胸的肋骨带着阴影微微晃动。Shaw在半退下Root的裤子时,搂着她让她坐在了餐桌上,两人配合着除去了多余的衣服,好像再不这么做,报废的就不只是那件荡在Root身侧的打底衫一样。

泛着亮光的蜂蜜缓缓流动,Shaw不急着享用美食,任由粘稠的蜂蜜越过锁骨,覆盖Root胸前的突起,降下档位滑入侧腹,最终在明显突出的髋骨上刹住了车。Shaw矮下身,一路蜿蜒向上,从喉咙里发出享受的声音,从嘴里制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响。Root的腹部强烈地起伏着,然后胸前早已力挺的红点被Shaw含进了嘴里,她呼出的热气打在自己的胸前,滚烫的掌心附在离自己的心脏最近的地方。当Shaw为了调整呼吸离去的一瞬间,退却的温度,让Root的全身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是这么渴望她的体温,刹那也不可分离。

于是Root扑到了Shaw身上,双臂禁锢着她,脸颊蹭着她的头发,又转至她的脖颈间,嗅着她的气味。Root突然笑了,“你闻上去像是一根烤肠。”

“你闻上去像是抹了蜂蜜的德州汉堡。”Shaw沙哑的声音从左边传来,“让我胃口大开。”

“啪…”Shaw冷不防地拍了一下Root的臀部,那家伙全身上下唯二有肉的地方。

Root被缓缓放平在桌上,当Shaw低头享用剩下的美食时,她用双腿交叉环绕着美食家的脖子。

长腿被拨开,慢慢地往外撑开,Shaw偏了偏头将长发顺到一边,继而埋入丛林之中。在丛林里有一只矫健的豹子,还有一只调皮的狐狸,它们是伴侣。在摇晃的月光下,黑豹潜在暗处凝视猎物,频频与之擦肩而过,敏捷的跳跃,迅速的移动,趁其不备从四面八方袭来。豹子一会儿轻咬狐狸脖颈后的软肉,一会儿将尾巴扫在它的身上。最终在豹子的攻势下狡猾的狐狸缴械投降。那一刻放下了野性,放下了防御,两只兽依偎在一起,豹子轻轻咬着狐狸的耳朵,用舌头给它顺毛。

稍过片刻Root一个掌心推在Shaw的胸口,膝盖不停地对她的臀部用力,Root圈起她的手肘,顷刻间对调了两人的位置。“希望没有伤到你的肩膀,人家毕竟是新手。”说话的人撅起嘴唇,装起了无辜。

“你应该起身拗断我的手臂,这才是‘反制’的最终目的。”

“不,我还需要你健壮的手臂,干点其他的事情呢~”

“那就让我们少说话,多干活。”

“没有问题,甜心~”

…………

其实TM知道如何说服Shaw不去干一些危险的事情,它在服务器里跑了大约七秒钟的模拟,得到了413种可行方案,于是它派出了唯一的定量,携带上一些衣物执行这个任务。


[1]美剧《Dexter》嗜血法医的主角,主业法医,副业是专杀逍遥法外的罪犯。

[2] 《丛林之书》The Jungle Book的主角


最后希望病友们阅读愉快。

感谢一位OS很多的小伙伴,一位强迫症的校对君。

评论 ( 8 )
热度 ( 131 )
  1. tianshengqs哈默 转载了此文字